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

向下

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

帖子 由 hxglyp 于 周二 十一月 23 2010, 13:50

“哇哇哇”一阵哭声打断了大殿上人们的谈话,小玉宁可不管大殿都是些什么人,他的肚子早就饿了,可是到现在乳娘也还没有来,就大哭起来,声音响亮,传到了大殿上。
  这声音传到如烟的耳朵里,就像万根钢针在扎着她的心似的,让她觉得疼痛,可是她却仍然要镇定,仍然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慌乱。
  浔阳知道如烟的心里着急,虽然小玉宁并不是浔阳亲生的,但是这么多日子以来,浔阳早就将小玉宁当做了自己的孩子,长宁公主歪歪倒到地扑到了浔阳的怀里,道:“妈妈,小弟弟怎么又哭了啊?”
  “乖,长宁不怕,弟弟一定是饿了,要吃奶了!”
  “那妈妈,您怎么不去喂他啊?您没有奶吗?”小长宁稚气的问话把大殿上的人们都给逗乐了,也让一时紧张的大殿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。
  “这个刘尚宫,到哪找乳娘去了?怎么这么久了都还没来?真是让哀家着急!婉儿?婉儿?”
  “臣在!皇后娘娘!”
  “你替哀家出去看看,看看那个刘尚宫究竟是到哪找乳娘去了,如果找不到的话,你就再替哀家去寻个乳娘来,多一个总比少了强!哀家的外孙要紧!”高兰馨吩咐道。
  “是,皇后娘娘!”婉儿说道。
  “还是母后想的周全,儿臣多谢母后!”浔阳躬身施礼,道。
  一旁的如烟也稍稍放下了心,可是孩子的哭声还是隐隐约约地传入她的耳际,让她觉得心痛。
  婉儿正要起身离去,大殿外传来通报:“刘尚宫回宫了!”
  “快宣她上殿!”高兰馨急切地说道。
  “来了,来了,皇后娘娘,乳娘找来了!”她笑什么呢
刘尚宫一边往大殿上跑,一边说着,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,她的身后跟着一个健壮的女子,引人注目的是一对浑圆的球,那充满着孩子所需要的粮食的球,随着她的身体的起伏而波动着。
  “还不跪下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请安?”刘尚宫对那个女人说道。
  那个女人大概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场面,“扑通”一声就跪下了。
  “下面所跪何人?抱上名来!”
  那个女子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,只是听老人们说过皇上和皇后娘娘,就连做梦也是没有梦到过自己会亲眼见到皇上和皇后娘娘的!传奇世界sf今日这个场面,把她吓得连话也不会说了。
  第三三二章 妒火中烧
  刘尚宫用脚踢了一下旁边跪着的那个妇人,然后轻声提醒道:“皇后问你的名字,你赶紧回答,不然,小心你的脑袋!”
  “哦,回皇后娘娘话,民女姓李,夫君姓钱,街坊邻居都叫我钱李氏。”
  “哦,那你自己可是刚生下孩子?”高兰馨又问道。
  “回皇后娘娘话,是刚生下下一个男孩,还没满月,听刘尚宫说宫里招健康的乳娘,我就跟着来了。”
  “恩,你站起来,让哀家看看!”高兰馨说道。
  钱李氏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,看了看刘尚宫。
  “皇后娘娘让你站起来!你听不懂吗?”刘尚宫说着,搀扶了钱李氏一把。
  钱李氏站在那里两个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了,浔阳这时也走近钱李氏的身边,仔细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,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番,诛仙sf只看得这个钱李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才好。
  “钱李氏,你转个身,让哀家再看看!”高兰馨命令道。
  钱李氏还是有些发呆,刘尚宫拉着钱李氏的身子转了一圈。
  高兰馨点了点头,又问刘尚宫道:“你带她到太医院看过了吗?她该不会有什么家族遗传性的疾病吧!”
  “回皇后娘娘,这个钱李氏在怀孕的时候,我们宫中的太监就做了登记,预备着宫中一时急需乳娘的时候,能够及时找到,今日恰好,她也是刚生下孩子不久,我跟她一说,她就乐意地过来了。她在怀孕之前,太医曾经给她检查过,没有问题。”刘尚宫说道。
  “那我可就放心了!哎呀,我的小外孙饿坏了,钱李氏,你赶紧跟随刘尚宫去给小皇子开饭去吧!”高兰馨吩咐道。
  一旁紧张不安的如烟,这下才完全放松了下来传奇sf
  浔阳对高兰馨和黎文龙说了声告退,也跟随乳娘前往寝宫看小玉宁去了。
  高兰馨看了一眼大殿上的人,如烟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高兰馨倒是还没有想到如烟的心是在小玉宁那里,还以为是她和云锦长久未见面,所以,一心想着去和云锦亲热的缘故!
  “罢了,罢了!哀家也累了,驸马,你带着长宁公主先回紫云殿去等候!哀家今日也真是够乏的了,你们且散去吧!”
  云锦早就想带着如烟回宫了,听到这句话,赶紧拱手告退,如烟其实不愿意离去,小玉宁在这个宫里,她这个做母亲的实在是割舍不下,传世sf她知道自己该告退,可是她的嘴张不开,脚也迈不动步子。
  云锦见如烟没有动弹,就走到了如烟的身边,扯了扯如烟的衣袖,轻声道:“皇后娘娘都说散去,你还不跪安?”
  如烟无奈地跪安告退,然后跟随云锦走出了昭霞殿。
  五月的和风夹杂着一丝凉意,尤其是在黄昏时分,更是凉彻心扉风中还送来阵阵槐花的甜香。
  如烟被这凉风一吹,头脑顿觉清爽了许多。她想起了刚才在大殿上左小婉的那番话,那番话不用说高兰馨听出是假话,就连她柳如烟也觉得有问题,云冉——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,平日里身体结实得就跟一头牛一样,前几日还在行宫与自己说笑谈天来着,怎么才几日没见就病倒在床上,不能起床了,而左小婉却还只是说是偶感风寒,假若只是偶感风寒,传世私服又怎么会卧床不起?又怎么会连自己这个姐姐回宫还不来迎接呢?这个里面一定另有问题。
  如烟又想起刚才大殿上云锦莫名地满头大汗,心里猜测着这件事一定与云锦有关。

hxglyp
小学生
小学生
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