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一个身份卑贱的奴而已

向下

是一个身份卑贱的奴而已

帖子 由 hxglyp 于 周三 十一月 10 2010, 14:19

“回母后话,稳婆已经教给孩儿了。”云天有些害羞。
  “那你都记住了吗?母后赐给你的那几个女奴,你都试过了吗?大婚前,你得多积累点经验,免得大婚那天,面对新娘子,弄得手足无措,让人家笑话。”
  “母后……母后……”云天的脸更红了,就像刚从猪身上捞出来的猪肝一样,红彤彤的。
  “好了,好了,母后不问了,只要你自己能够把握就可以了,母后也是为你好,你是长子,母后还指望着你早日抱上孙子呢。”高兰馨温情地看着云天说道。
  “母后,可是,可是我不想大婚了,我不想娶太子妃了,儿臣觉得年纪还小,还想多学点知识。”云天鼓足了勇气说道。
  “你到底还是说出了这句话,哀家就知道你终究还是憋不住的,哼,想多学点知识,所以不想大婚,难道大婚之后就不能看书,不能学知识,云天,你是哀家的孩子,你的心思,哀家都知道,你瞒不了哀家。”高皇后看着云天的眼睛说道。
  “母后,儿臣说的都是实话,儿臣没有别的心思直接寻找织女,儿臣就是觉得年纪尚小,不想大婚。还望母后成全。”云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,说道。
  “你恐怕不是为了读书,而是为了你宫中的那个贱奴吧,哀家不过是让她给你做个试婚的奴罢了,谁知你竟然动了真情,现在宫里都在盛传,说是你爱上了她,云天?可有此事?你可是当今的太子,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,你自己应该明白。”
  “儿臣……儿臣……”云天很想说,“儿臣确实已经爱上了她!”可是当他看到高兰馨那杀气腾腾的灼灼目光,他还是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。他顿了顿,说道:“如烟,如烟不过是儿臣的一个侍女而已。”
  “你还知道她不过是一个侍女,是一个身份卑贱的奴而已,她是无论如何也配不上我们皇家的高贵血统的,哀家可再也不想听到你和她之间的种种传言了,也再不愿意看到你不肯试穿大婚礼服,更不愿意听到你在东宫大喊什么要悔婚的胡话了。传奇世界sf”高兰馨严厉地说道。
  “来人,来人。”高兰馨冲着外面叫道。
  “奴才在,皇后娘娘请吩咐。”刘尚宫快步跑到高皇后身边,躬身等待着。
  “你去把哀家的那瓶‘眼儿媚’拿来。快去。”
  “是,皇后娘娘。”刘尚宫答应着,就离开了。
  高兰馨白皙的玉手不停地把玩着那个精致而小巧的瓷瓶,云天觉得格外好奇,“眼儿媚”多么奇特的名字啊!这个“眼儿媚”到底是做什么的呢?他暗自猜度着。
  “云天,这个就是‘眼儿媚’,是哀家让人从西域带回来的一种剧毒的毒药,它没有味道,没有颜色,只需要在食物里放上一点点,人就会毫无痛苦地立刻死亡,你该明白哀家的意思了吧。哀家可不想再听到一个太子和自己的婢女之间的种种传闻,你应该知道怎么做。”高兰馨冷冷地说道。
  “母后,可是父皇,父皇不也曾经和婢女……”
  “放肆!云天,你要知道自己在说什么!”高兰馨怒斥道。
  云天抬起头,他看到了高兰馨眼睛里流露出的无限痛苦的神情。
  高兰馨原来一直认为自己的这个儿子是生活在一片净水之中诛仙sf,没有想到的是,他也知道了他的父亲宠爱婢女,玩弄雏儿的事情,看来都是那个卑贱的女人告诉他的,如果不是那个卑贱的女奴勾住了他的魂,他今日怎么会这样和她说话,她简直就要认不出自己的这个儿子了,看来,那个女人确实是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了……
  第一二六章 爱人
  高兰馨原来一直认为自己的这个儿子是生活在一片净水之中,没有想到的是,他也知道了他的父亲宠爱婢女,玩弄雏儿的事情,看来都是那个卑贱的女人告诉他的,如果不是那个卑贱的女奴勾住了他的魂,他今日怎么会这样和她说话传奇sf,她简直就要认不出自己的这个儿子了,看来,那个女人确实是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了……
  高兰馨将手中的那个瓷瓶递到了云天的手中,对他说道:“你把这个瓷瓶放到如烟的面前,告诉她这是西域来的剧毒的毒药‘眼儿媚’只要服上那么一点点,人就会毫无痛苦地死去,如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,她会知道是哀家让她去死的,她不会怪罪你的,去吧,等她死后,哀家会好好地把她安葬在她母亲的身边的,也好让她们母子团圆。”
  云天一步三摇地,跌跌撞撞地回到了东宫传世sf,如烟正在大殿里等待着他归来。
  如烟看到了太子云天手中的那个小小的瓷瓶,她敏感的心已经猜到了大半,她今日在高皇后的饿寝宫就已经隐隐感到了隐藏在她眼神里的杀机。
  “太子殿下,皇后赐给你的瓷瓶真精致,真漂亮,里面装的是为如烟准备的吗?”如烟平静地问道,原来死神来到面前的时候,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怕,对于已经到来的死亡,如烟反倒变得平静了。
  “你,你果真如母后所猜想的那般,真是冰雪聪明的一个女人,如烟,这是母后特意让我带过来的‘眼儿媚’。”云天说道,不由得将那个瓶子揣得更紧了,生怕如烟会夺了去。
  “‘眼儿媚’,多么动听的名字,恐怕它的毒性和它的名字一样,让人顷刻就会送人上天堂,对吗?”
  “如烟,如烟,你为什么这么聪明呢传世私服?母后说,服下它是会没有痛苦地走的。”云天面无表情地,悲哀地说道。
  “奴婢明白了,太子殿下,容奴婢梳妆打扮一下,就来。”如烟说着,转身走进寝宫去了。

hxglyp
小学生
小学生
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