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了许多个性的招牌动作

向下

少了许多个性的招牌动作

帖子 由 hxglyp 于 周五 十一月 05 2010, 13:33

陈韵诗定了定神,强压一口怒气:“如果我要去对面,那也是某个吃饱就溜了混蛋传染给我的!“
  指桑骂槐,骂得还真不赖,原本得意洋洋的小冲立即就脸红耳赤,却又硬是发作不得!
  气氛陷入尴尬之中,叶依玉身为局外者,自然能感觉到浓重的火药味正在蔓延。
  王财公子却没感觉,大大咧咧的对小冲说:“喂,听说你看病做手术有几下子,那你就给本公子看看吧,看得好了,本公子重重有赏,看不好,明天你就等着关门大吉!”
  他的话让小冲很生气,非常生气,你个小王八收,仗着你老子是省长就以为我不敢拿你开刀还是怎地?好,我要是不把你整得像个龟孙一样,老子就跟你姓。
  “呵呵,那就让我给你瞧瞧吧!”小冲哈哈一笑道。
  王财见小冲不敢反抗,更是得意洋洋,四平八稳的坐下来翘起二郎腿,也不说哪里不舒服,只是把手往小冲面前一放,这就算是让人给他看病了。
  此人的行为骄横不羁眼中无一物,小冲的作为就更是变态,连脉都不把,只顾端详他那浮肿的面容,这也就算是给他看病了。
  王财十分奇怪这医生怎地不把他的脉,反而只看他的脸,而且那炯炯放光的眼神仿佛要看到他的骨子里,弄得他毛骨悚然,浑身直起鸡皮疙瘩。
  当王财忍耐不住就要发作之时,这张脸确实是也个大麻烦 只听小冲十分严肃的说:“好了,已经看完了!”
  “这就看完了?”不但王财与陈韵诗被唬得一愣一愣的,就连与小冲朝夕相对的叶依玉也莫明其妙!
  “嗯,就目前来说,你的病是比较严重的!”小冲很想抚一下胡子,只可惜下巴总是光亮光亮的,这让他在给人看病的时候,少了许多个性的招牌动作。
  “你别吹得就吹,你说说我都有什么不舒服,说错一个,我马上就砸你的医院!”王财公子老实不客气道。
  “那好,你就给听着了,你最主要的表现是尿频,尿等待,腰膝酸软,五心烦热,头晕耳鸣,失眠健忘,盗汗,还有最为严重的就是遗精早泄!我说的对还是不对?”小冲淡淡的道。
  “啊!神了,神了,真是神医啊!”王财失魂落魄的连声惊呼。
  小冲心里偷笑,乱蒙也能蒙中,宰你这种大水鱼看来是天意了,当下就严肃的说:“你这病诊断虽然容易,可是治疗起来就麻烦了!”
  “有多麻烦啊?无非就是要钱罢了,新开传世sf你开个价吧,只要你能治,多多钱我都给!”王财公子大言不惭的道!
  真是不知死活啊,竟然在宰人不要命的面前开支票,你有多少身价来给人家宰啊!
  “那就随便来个八百万吧!”小冲淡淡的说。
  “哇靠,越南币吗?”王财公子的一家老小都位高权重,可就算全卖了也很难凑齐这八百万啊。
  “美金!”小冲头也不抬的说。
  “不是吧!”这回连陈韵诗与叶依玉都动容了。
  “这只是暂定的保守价钱,超出的部份必须检查之后才能决定!”小冲认真又严肃的说。
  “我要告你乱收费,西医有你这样收费的吗?你这纯粹开的是黑店!”王财公子出不起那么高的价钱,这就开始出阴招了。
  “呵呵,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是西医了,我这是真真正正正宗祖传的中医,一副药中的一味附药都上百万,而主药的价值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,传世sf因为那是绝种了的珍稀草本!你就算是有亿万身家也未必能买到,我只收你八百万,很公道,当然,这还是看在你是陈大小姐男朋友的份上,谁让我和她有一场友谊赛呢,你说是吗?陈大小姐!”小冲说着转过头来厚颜无耻的问陈韵诗。
  “友谊赛?”王财与叶依玉都狐疑的看着两人。
  陈韵诗当然知他口中所指友谊赛是什么,羞得是满脸通红,气得是手脚发抖,下面都湿了。
  “嗯哼!”小冲耸了耸肩,摊开双手作了一个很鬼佬的“哦夫克屎”动作。
  “那个,那个,有点贵了,价钱能不能再商量一下啊!”王财第一次低声下气的对小冲说。
  “这么没骨气干嘛,我借给你!”陈韵诗真被这种只能做标本的花花公子气坏了,早知如此,还不如找个鸭子来还强过他呢,本想着用这人的身份背景与英俊相貌加脱俗气质来好好气气小冲,谁知竟然是个外强中干连绣花都没有的枕头。
  “真的吗?你真的肯借给我?”王财不是傻子传奇sf,他早看出来这女人与眼前这个男人不对头,是专门找自己来做档箭牌气眼前这家伙的,何况他现在这样的身体,就算真的被这女人看上了,上了床也只是丢人现眼,所以他才懒得去管两人之间的勾心斗脚,真的把病治好了才是正经。
  “不是蒸的还是假的吗?”陈韵诗这会是气得不行了,本以为能借他的气势好好奚落一下小冲,谁知道反而丢脸丢回了老家,可是事已至此也只能强撑下去了。
  “太好了,太好了,那医生,你给我治吧!诛仙sf”王财的脑海里已憧憬着自己重回床上东征北战的快活情景。
  “好吧,你随我进来检查一下吧!”小冲无奈的叹了口气,既然你们一定要逼我,那就别对我心狠手辣了!
  王财随着小冲进了检查室,没过多久,就先后走了出来,但谁都发现王财出来的时候,眼里好像少了某种惯有的光彩,两女同时猜测,恐怕检查的结果对他的刺激不小啊。
  “医生!你帮帮我吧!”王财低三下气的对小冲说。
  小冲却拿着听诊器那个听筒敲到了桌上,传奇世界sf发出啪的一声喝道:“你不说实话,我怎么帮你!”
  “好,好,我说,我说,我不是人,我是人渣,我是败类,我从来都没做过一件好事,我五岁就开始偷窥我小姨洗澡,六岁偷窥我爹娘行房,七岁用棒棒糖诱骗隔避的胖妞脱裤子给我看……”
  “你说什么呀?”两女同时捂住了耳朵嗔叫道。

hxglyp
小学生
小学生
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